端午節前拖過地後,就因為頭暈而沒有再拖過地。雖然這當中陸續不定時會掃地(不定時:兩星期兩次或三次),但拖地卻是再也沒有過。

鑑於地板愈來愈髒,黏在上面的東西愈來愈多,今天終於忍不住了。早上七點多開始洗床單和涼被(喔,這當然是吩咐洗衣機洗的啦...),九點多扛到頂樓去曬,接下來開始屋內徹底掃地,連摸咪房、我的房間、臥室都掃過,掃完後開始拖地。

問題就出在拖完地後上洗手間時,發現不知不覺中已經流了一堆褐色的血液了。

雖然說褐色的血沒有鮮紅色的來得令人擔憂,畢竟褐色算是「過去」的血液,鮮紅色則視「正在」出血。但不論如何,出血總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。

我開始思考問題出在哪裡。昨天在家裡鬼混了一整天,除了載摸咪倒垃圾榨檸檬汁(而且只榨兩顆)外,並沒有做什麼勞動的工作;今天雖然是有掃地拖地洗雪白菇曬床單,但一勞動完血液就馬上變成褐色,效率未免也太好了點。

左思右想,唯一可能的問題大概是出在星期一,下午我們騎車走北宜公路去坪林看魚。

短短兩小時的車程也算是太累嗎?這可令人煩惱。摸咪原先提議說下次要從坪林走到雙溪最後繞貢寮回宜蘭,這計畫不會因為今天的出血而終止了吧?唉...人家其實很喜歡跟摸咪機車出遊的說...

可堪告慰的是,拖完地後乖乖賴在電腦前不動後,出血似乎已經止住了。不過,整個頭暈得有點厲害,反胃的情況也較以往嚴重。不知與中暑有無關係?

胎兒真是一種脆弱的生物啊.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abyhuang 的頭像
babyhuang

摸咪愛寶貝

baby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